这事儿你从年初一直念叨到现在,到昨天还是「前怕狼后怕虎」的状态,我觉得你还得一拖再拖。不过这事,我倒是希望你一直拖下去,毕竟这不是一拍大腿干完就撤的事,还是多想想好。


出来的效果比在图上看要好的多,白点儿使得狗尾巴草更加立体。不过在我看来,没什么好看不好看,就像是纹身店里的人说的那样,全凭个人喜好。你说之所以纹它,是希望能像它一样,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活下来。


于我而言,「纹」这个行为要大过图案本身的意义,随着身不由己的事越来越多时,这种意义尤为明显。你要知道「有些鸟,笼子是关不住它的」,这是件非常酷的事儿。
愿你一直酷下去